好人好事專集
 
     
  焉知非福  
  何啟雄(54歲)  
     
 

於仁濟醫院急症室任健康服務助理,兩年前因照顧患腦瘤妻子而選擇提早退休。兩夫婦現於東涌居住,閒時一起參與社區活動,享受退休生活。

當我們擁有健康的時候,可能會抱怨際遇不順境、賺錢不夠花,總會覺得人生很多美中不足。卻忘記了身體健康,本身也是一份不可多得的福氣。居住於東涌的何啟雄先生,二十歲便成家立室,與妻子為生活奔波勞碌,半生下來,三名子女長大成人,五年前的一天,妻子卻不幸患上腦瘤。猶幸今日妻子康復狀況理想,兩人可以提早享受退休生活,也算焉知非福。


何啟雄與妻子朱秀霞居於東涌裕東苑,原於仁濟醫院急症室任職健康服務助理,兩年前選擇提早退休。曾任職小巴司機的他,其工作是醫院任實驗室助理的妻子介紹而入職。何太回想當年丈夫當了十多年小巴司機,收入相當不穩定,小巴壞了又要自己出錢維修,期間不能工作又少了收入,有時明知車壞也硬著頭皮工作,相當危險,也令何太常常擔心丈夫安全:「我見醫院招聘健康服務助理,便提議他去應徵。」最後何先生順利受聘成為醫院急症室的健康服務助理。


她腦瘤如一個橙般大

何啟雄與太太經常有影皆雙,結婚三十年恩愛如昔。

何生的三名子女之中,大兒子和大女兒都二十多歲,小女兒讀初中,公一份婆一份,兩個人勞勞碌碌,也總算足夠維持生活。可惜好景不常,五年前,何太因頭部劇痛求醫,才發現腦內長了像一個橙般大的纖維瘤,兩夫婦回想當時,也來不及驚心。何太說:「我在醫院做實驗室助理,工作繁忙,壓力也很大,放工要趕回家照顧女兒,頭痛便吃止痛藥,想不到竟然是如此大件事!」一時之間,兩夫婦也來不及反應,何先生說:「事發突然,我們都不知如何是好,醫院的醫生都很幫忙,第一時間幫妻子做手術。」腦瘤是良性,算是不幸中之大幸,但手術後傷及視網膜神經,何太自此失去工作能力,需要回家靜養。


外表年輕的何太今年四十八歲,五年前患上腦纖維瘤,幸及時動手術已漸漸康復。

繼續於醫院工作的何先生,不時為太太的健康情況擔心:「我在醫院急症室工作,看盡好多生離死別,也見很多病者是沒有預兆下突然病發,工作期間,時常都會擔心妻子的情況,怕有意外發生。」在急症室工作,壓力之大可想而知,更要面對恆常處於危急應變狀態的氣氛。最令何先生感到不自在的是輪班工作,令他根本沒辦法照顧妻子。何太熟知丈夫工作情況,也不會主動與丈夫聯絡,然而這樣令何先生對太太的康復情況更憂心。直至兩年前,何先生作了提早退休的決定:「那時小女兒剛中學畢業,她又沒有繼續升學的打算,而我們所住的屋苑已完成供款,經濟負擔頓時減輕,衡量過後,決定放棄工作,回家照顧太太。」


關心社區感受生活

何太(背鏡頭者)鍾愛「太極柔力球」這項運動,可以鍛煉手眼協調,對於手術後視網膜受損的她,是很好的復康運動。

現時何先生的三名子女都獨立生活,兩口子不用為生計奔波勞碌,何太因手術而令視網膜受損,卻由衷地說:「以前一大早上班,回家時天已黑,現在閒下來,才清楚看見自己住的地方原來是怎麼樣的。」除了感受自己的生活環境,兩口子也積極參加社區活動。何先生更當上去年才成立的東涌健樂會副主席,健樂會經常舉辦康體及聯誼活動,何先生全力幫助健樂會的行政工作:「健樂會舉辦太極柔力球、集體舞、紙黏土、掃描等興趣班,我會幫手取場和帶領班組和安排柔力球表演。」何先生主要參加運動班,每次出席,必與何太如影隨形:「我一有時間便會陪太太做運動,自己也可以保持身體健康。她特別喜歡玩太極柔力球,運動量不大,可以練習眼力和平衡力。」太極柔力球是由傳統太極招式變化而成,玩法較簡單,玩者用球拍和軟綿綿的雪豆球互相對打,也可以創作表演花式,兩個人玩更可以練習對打招式。


社區活動是街坊之間聯誼的場所,但參加者多數是長者,相對較年輕的何先生,願意在參加活動之餘,幫助社區活動的行政工作,讓長者可以開心參加各項興趣班和活動。何先生並不多言,投入義務工作的他沒有邀功,但街坊都盛讚他時時關心和照顧長者。


兩人經常結伴出席社區活動。

雖然太太患上腦瘤,對於家庭來說是一個重大的打擊,但現在回想起來,也算是因禍得福。二十出頭便結婚,兒女已出身,何生何太現在可以過著悠閒的退休生活。何先生會協助社區組織舉辦探訪活動,何太說:「去年中秋節,我們去了沙螺灣、白芒村和石村,探訪住在這裡的老人家,不僅讓我們認識到附近的社區,也可以讓居於偏辟村落的老人家感受到人間溫暖。」何太在得病之後,只能做有限度的運動,有時會到屋苑後山,散步半個小時,已是舒展筋骨的最佳活動。


「畢竟太太的病很大程度和壓力有關,醫生特別叮囑她要輕鬆生活,平時我們參加活動都以輕鬆為主,不會感受到壓力,時時感受輕鬆自在,自然身體健康。」在東涌社區,何生何太是非常活躍的一對,區內不少街坊都認識他們。何太太也會不時陪何先生回廣州鄉下,探親戚朋友,在那裡住上一兩天。因病而提早得來的悠閒退休生活,誰說不是焉知非福呢?